首页 »

虞金星:遍地写作者,何去何从

2019/9/11 21:34:31

虞金星:遍地写作者,何去何从

这确实是个遍地写作者的时代。

  

此时,正值中国作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。就拿中国作协来讲,目前个人会员已接近一万一千人。要知道,“文革”结束后的1979年,第三次全国作代会时,中国作协会员才一千三百多人——这还是在当年9月新加了四百多名会员的情况下,王蒙、邓友梅、刘心武、贾平凹、叶文玲、张洁、卢新华、蒋子龙等都是当年新加入的会员之一。

  

就算经过了遍地都是文青的80年代,到1991年春,作协会员也仅有四千多人。

  

中国作协会员人数近四十年来的增长,当然不是情势的全部,甚至只能说是一小部分。

  

它还有各省市自治区作协、产(行)业作协等数十个团体会员,包含了数量可观的个人会员。在此之外,风起云涌的各类网络文学网站集结了大量网络文学写作者。

  

按几年前的统计数据,网络注册的写作者已经达到了两百万,而以不同形式在网络上发表过作品的人数更是十倍于此。

  

作协每年公示新会员名单,名字后面加括号注明网名的情形越来越多。各地网络作家协会也纷纷成立。而作家协会之外,必然还有海量的写作者在自己的写字台上奋“笔”疾书。

  

当年的博客,如今的微博、微信,无疑给了写作者最便捷与广阔的“发表”空间,不再仅限于杂志报纸、书籍出版等传统渠道。连以写作获得收入,也有了比以前丰富的形态。

  

所以我更愿意以“写作者”来称呼这个群体,它可能更切近这个时代的写作形态——除了心灵,别无门槛。

  

说现在写作的人比读作品的人还多,并不该被视为调侃。它可能是事实,也可能是洞见。当写作成为大众项目,写的人比读的人多,又有什么可羞惭、可否认的呢?

  

正因为它不再横亘门槛,所以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离人近,近到成为人群中日常精神交流的一股股洪流。

  

这其实是写作最有可能达到纯粹的时代——没有那么多“发表”的障碍,只是要凭写作举世皆知比往昔难多了,而数量惊人的写作者中能凭它获得物质收益的毕竟是极少数,所以也不必过度执着于金钱、名利,倒不如“我手写我心”,不为功利拘囿。

  

这也是写作者最需要定力的时代。遍地写作者,同样是嘈杂喧闹的。一万人在忙忙叨叨赶着海量发布,一万人在热热闹闹举办签售,一万人身在作家富豪榜上,一万人正为了对文学的不同理解唇枪舌剑……你可能会被席卷到哪个“一万人”里去呢?目光想穿透嘈杂喧闹,手底想稳当写点好作品,又是何其需要定力。

  

就把这当成是一种考验吧。谁耐得住,就更可能留得下。

 

(本文转自:“人民日报文艺”微信公众号  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  图片编辑:笪曦  编辑邮箱:shguancha@sina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