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一天只贴一顿饭还没双休,年逾花甲的检疫员为啥愿坚守?

2019/9/23 11:29:09

一天只贴一顿饭还没双休,年逾花甲的检疫员为啥愿坚守?

6月14日,是今年上海食品安全宣传周的质检主题日,解放日报·上海观察记者采访了一位特别的检疫员。就在采访开始前,他刚刚截获了一批从法国进境的鹅肝罐头。

 

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止携带、邮寄进境的动植物及其产品名录》,(生或熟)肉类(含脏器类)及其制品被明确禁止携带、邮寄入境。这类食品有携带多种病原微生物的可能,如果加工过程没有有效地灭活,一旦接触易感动物,将会引起重大疫情,甚至危害人类健康。

 

花甲老兵不抱怨

 

在上海邮检口岸的检疫员队伍里,有位人送绰号“四眼”的老法师,人缘极好,几乎每到一个地方,后辈们就会扔下手里的工作,争先恐后地冲上来和他握手拍照。

 

为啥受尊敬?堪称“传奇”的工作能力和资历摆在那里。2015年,上海邮检口岸共截获禁止邮寄进境物共4168批次,其中约七分之一都是由“四眼”截获的,堪称系统“一哥”。

 

有人说,“四眼”小时候就天赋异禀,被上海邮检队伍相中。在专业训练基地,经过严格的培养和选拔,保送一线,从此一干就是大半辈子。这些年,上海火车站、上海国际邮件互换中心、吴淞口国际邮轮码头、上海港国际客运中心都曾留下过他的汗水。

 

然而,对于“四眼”的坚守,很多人在感动、钦佩之余,更是为他打抱不平。

 

“四眼”现在家住松江叶新支路上的番茄农庄,工作远在虹桥机场,每天六点刚过就要起床,和其他三四位同事挤一辆车,颠簸50多公里去上班。可到了单位,没有早饭,也没有午饭,只管一顿晚餐。

 

更让人看不懂的是,“四眼”几乎没有法定节假日,顶多每月调休几天,晚上值夜班更是家常便饭,有时候只能不回家,睡在邮件流水线旁。

 

这对一个年逾花甲的老人而言,怎么吃得消?

 

可是“四眼”没有一句怨言,实在累了,就趴在地上喘着粗气、吐吐舌头。

 

因为他是一只美国可卡犬,一位可爱的动物检疫员,一名在上海邮检口岸整整奋战了8年的“沉默”老兵。

 

得到“四眼”这个绰号,是因为他的眼睛上方长了一对淡黄色的毛,就好像加了一对眼睛。

 

能力无法被替代

 

大多数人都知道,一只狗的平均寿命不过十几年,“四眼”几乎把一辈子都挥洒在上海口岸的“国门”边,眼下马上就要10岁了,相当于人类的花甲之年,为什么不能退休享清福呢?

 

“我们都心疼他,可以他的能力,暂时还没有其他检疫犬能替代。”52岁的龚林弟是“四眼”的训导员,两年前从前任训导员手中接过了“四眼”的狗绳。

 

中午,训导员龚林弟带着“四眼”遛弯。

 

一接手,龚林弟就感觉到“四眼”的“老辣”,上海国际邮件互换中心里没有空调、冬冷夏热,而且嘈杂多灰尘,即使在这样复杂的环境下,“四眼”仍能灵敏地嗅出可疑的邮寄进境物,这些年来截获率保证在六成以上,在上海目前12条在岗的检疫犬中名列前茅,也是邮检口岸检疫犬队伍里的最高水平——2015年,上海邮检口岸检疫犬截获的禁止邮寄进境物共1214批次,其中53%是“四眼”的功劳。

 

6月14日早晨,“四眼”一上班就抓出一批鹅肝罐头。

 

在训导员的呵护下,高龄的“四眼”宝刀未老,今年前五个月,他就嗅出了18批次识别难度极高的种子种苗,让人刮目相看。去年年初,“四眼”还从日韩等国寄来的国际邮件中“挠”出60只活乌龟和84株多肉植物。一些藏在薯片罐头里的昆虫、包在药膏里的日本牛肉,都没有逃过“四眼”的“法鼻”。

 

“四眼”和其他检疫犬截获的禁止邮寄进境的植物。

 

“四眼”和其他检疫犬截获的鹦鹉标本。

 

“小老头”爱摆架子

 

解放日报·上海观察记者了解到,由于要通过饥饿感来刺激、保持检疫犬的兴奋度及灵敏度,训导员们只能强迫自己对检疫犬狠一点,只给他们吃一顿晚餐,白天工作时只为激励他们时不时给一点小零食,这其实并不利于检疫犬的身体健康,实属无奈之举。

 

与此同时,上海口岸近年来的进境邮包数量不断攀升。据统计,上海口岸2015年的进境邮包超过1000万件,近年来年均增长量已超过50%,为了保证国门安全,负责检验检疫的X光机、工作人员和检疫犬都是满负荷运转。

 

上海邮检口岸检疫犬们每天奋战的地方。

 

平时三餐没保证,还时常加班加点,检疫犬就容易处于亚健康状态,寿命也会比养尊处优的宠物犬短一些。“四眼”前几年也曾发过癫痫这样的大病,在龚林弟的疼爱下,总算康复了。

 

然而,年纪总归摆在那里,如今的“四眼”,视力不好,牙齿也掉得很厉害,以前轻松拿下的长跑,现在绕着中心仓库走一圈都开始猛喘;最近天气炎热起来,“四眼”有时一天要检查两三个场所,免不了舟车劳顿,有时候就会晕车呕吐,让人心疼。

 

虽然有很多食品很诱人,但“四眼”都忍住了,坚守岗位截获它们。

 

“他最喜欢吃苹果,现在要帮他切成丁,狗粮也要泡泡软,否则他自己知道咬不碎,是不会去碰的。”龚林弟悄悄说,“四眼”还有个“毛病”,就像一个倚老卖老、爱摆架子的“小老头”,有时明明嗅出问题了,故意不给训导员信号,企图讨粒宠物饼干吃,吃完才用前爪不断地在可疑对象上抓挠。

 

不过,考虑到“四眼”功勋卓著,况且的确发现了问题,龚林弟还是决定晚上给他加杯牛奶犒劳一下。

 

“四眼”在休息。

 

可疑邮包挂“四眼”

 

“我们已经在番茄农庄给检疫犬建了一个‘养老院’。”谈及“四眼”的退休生活,龚林弟自信可以让他安享晚年。

 

据介绍,“四眼”如果身体状态保持得好,还可以工作一到两年,然后回到现在的住所,那里有专门的狗舍和营养师、训练师,而且这个住所还在一个农家乐里,“四眼”如果高兴,可以和游客还有其他动物朋友在宽阔的自然场地里互动,不会寂寞。

 

“四眼”和他的拉布拉多犬同事leo,他们闲下来会嬉戏打闹。

 

为奖励“四眼”的毕生贡献,上海铁路国检局专门设置了一个陈列室,把他截获的一些有代表性的禁止邮寄进境物展示出来,陈列室的墙上还挂着“四眼”和训导员的相框。

 

嫌这样的感激诚意还不够,上海检验检疫部门还把“四眼”的照片做成了书签和行李牌,只要是“四眼”嗅出来的可疑邮包,就挂上“四眼”的头像。对此,“四眼”似乎感到欣慰,最近倚老卖老的行为也有所收敛。

 

自己的形象被做成宣传品,“四眼”觉得很高兴。

 

解放日报·上海观察记者从上海检验检疫部门获悉,上海是全国最早使用检疫犬的邮检口岸之一,从2006年7月引入检疫犬至今,已经走过了10个年头。这10年中,检疫犬业务从无到有,从一条犬发展到多条犬,从只有工作日上班发展到365天全年无休,从只上白班发展到白班夜班都有,检疫犬的劳动强度不断提升,业绩也不断提高。

 

目前,上海邮检口岸签约的检疫犬有2条,并有备用犬2条。未来,上海邮检口岸将加强检疫犬在分拣现场的适应性针对性训练,进一步提升检疫犬截获率,并且还将与邮政协商,改善检疫犬在现场的工作和休息环境,让检疫犬为守卫邮路生态安全作出更大贡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