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再走台儿庄:新歌缭绕旧城头

2019/10/21 12:58:54

再走台儿庄:新歌缭绕旧城头

在离市区四十公里处,我来到台儿庄古城,先乘游艇沿古运河航行,走了大约十来分钟,渐渐看到那象山海关似的高大的城门。上岸抬头一看,巍峨的城楼上有两块匾额:一块“天下第一庄”是乾隆的御笔,一块“中华古水乡”,系书法家欧阳中石所题。

 

原先我是带着“血战台儿庄”的历史记忆来的,哪知走进城门,古镇竟是一派平和安详的气象。小街谧静清幽,石板铺地,柳荫浓浓,街边的沟渠里溪水叮咚,两旁店铺鳞次栉比,全是一色的原木板墙和棕色花窗。

 

沿路看去,我犹如走进一个鲁南民俗工艺文化的展示区。这里有鲁绣坊、鲁弓坊、艺术剪纸坊、艺陶坊、布艺坊,柳编坊、沙艺坊,还有沂蒙泥哨的摊档,真是琳琅满目,美不胜收。这些店铺,不仅售艺,而且传艺,我在艺陶坊就看见两个青年女子在聚精会神地学做陶艺。

在街上我还嗅到浓浓的传统文化气息:售笔的称“御笔坊”卖酒的叫“太白酒坊”,客栈的石柱上刻着“饮马过夜,宾至如归”的楹联。我竟象进入历史的巷道,品味玩赏,留连不已。

 

时近中午,我随脚踱进街旁一家水岸餐厅,拣了一个临水的窗口,叫了两味鲁菜再加一罐冰冻可乐,就边饮边吃起来。窗外傍着一条小河,身后是座石拱桥,前面是一架高高的小廊桥,对岸有一栋古色古香的木板小楼。秋阳飘洒到河面上层叠展开的涟漪闪耀着金色的光辉,廊桥上有两个青年男女在倚栏默默地看书,我似乎听到他们内心的歌吟。微风轻轻吹拂,厅堂里缓缓回荡着《春江花月夜》的悠扬旋律,我心中宁静而惬意。我不像是吃饭,而是在享受一顿精神的美餐。

 

午餐后,我又遛跶到另一条街上。我发现这里河水纵横,廊桥座座,气象相当阔大。街上除了那些餐馆带有鲁南风味的“羊肉汤”、“煎饼卷大葱”之类的店招在微风中飘拂着以外,竟然矗立着许多历史文化设施。这儿是中国运河税史馆,那儿是百家姓家训文化馆,还有中国运河招幔博物馆,我又似走进一个历史文化教育区。

 

前面来到一座气势恢宏的廊桥,忽然从桥上飘来一阵优美的乐声。上桥一看,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坐在桥栏旁静静地拉着二胡,哦,原来是刘天华的《光明行》。老者那如痴如醉的神情,似乎在咀嚼着人世的沧桑。旁边围着许多驻足倾听的青年人,也似乎在寻味他们所向往的梦境。

 

走过廊桥,我转到又一条大街上。柳暗花明,这里竟是别一番境界。在风雅颂客栈的对门,是时尚的雕刻时光酒吧,傍着西风瘦马客栈,却是马可波罗驿站,紧靠着古意盎然的参将署,竟是现代意味浓郁的台儿庄古城书吧,既有黄墙黑瓦的佛教寺院,又有尖顶拱窗的基督教教堂。在这条街上,古今中外的风光竟然汇合到一起,给人一种既传统又现代的印象。

 

我又回到古城楼前,许多少男少女正抢着以古城楼为背景拍照留念,欢快的笑声在空中飞扬。啊!当年血战的沙场,今日旅游的胜地,其间跨越了多大的时代生活的变化,其中又似乎有着深刻的历史因果的联系。我忽然心有所感,随口吟出一首小诗:

 

小街斑斓古意稠

廊桥飞空水悠悠

昔年硝烟弥漫地

新歌缭绕旧城头

 

本文组稿、编辑朱蕊

图片来源:新华社  图片编辑:徐佳敏